姆 媽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九江市委員會發布日期:2017年03月27日打印本頁關閉窗口

 

鄱陽湖邊的小縣城夕陽向晚,晚霞染紅了半邊天,輕微的湖水拍岸聲沉靜中透着些許莊嚴。堤岸上空有歸巢倦飛的小鳥悄然飛過,留下幾聲清脆悠長的鳥鳴。我鎖上辦公室的門,疲累地長籲一口氣,想着晚飯去哪裡将就一下。手機鈴響,姆媽親切的聲音響起:老二,過來吃飯喽?

走回娘家的路不長不短,沿着長堤散步,三三兩兩的行人有說有笑。湖口的方言中,稱媽媽為姆媽,成家後雖然不能每天都去看望姆媽,但一天至少一個電話已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。想着在家等我的姆媽,我心裡充滿溫暖。一個家庭,哪怕窮得家徒四壁,隻要有一個善良、節儉、樂觀的女人在料理,這樣的家庭仍然是心靈的歸屬與快樂力量的源泉。我的姆媽就是我們家人心中的支柱。在人們的一些思維裡都是把女人當作柔弱的代表,似乎隻有男人才能配得上堅強二字。可是,我的成長經曆告訴我,真正遇到困難能夠不懼艱難困苦,一直堅持下去的,往往就是那些看起來柔弱的女子。我的姆媽在很多方面比男人顯得還要堅強與執着,她用柔弱的肩膀撐起了我們一個家。她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家婦女,我的父親一直在城裡工作,是我那堅強的姆媽帶着三個孩子度過了無法令人想象的歲月,即使在自然災害年代也沒有動搖她的堅強信念:要讓她的孩子們健康快樂成長!

我的姆媽生于上世紀五十年代,她一生操勞,經曆了江西最窮苦的那幾年歲月,曆經磨難的她從曾經的女漢子變成了現在的藥罐子。姆媽這一生生了八個子女,因為艱難的生活環境,最後幸存下來的隻有我和我的姐姐、弟弟。姆媽沒有坐過一天月子,甚至在生我時,自己剪斷臍帶,躺在床上三天無法動彈,沒進過一口水一粒米!那時爸爸在城裡上班,一個星期才回一次家,居然不知道姆媽已在家生下了我。

為了把我們養大,外表柔弱内心堅強的姆媽,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一個女漢子,賺工分都不輸于男人。分田到戶後,姆媽早出晚歸地下田幹活,她種的棉花、水稻質量和數量在村裡首屈一指,因此經常遭到村裡人的妒嫉。她曬在稻谷場上的雪白棉花,等到傍晚幹活回來全都泥濘一團;她辛苦收割回來的稻谷,背出去賣時經常被缺斤少兩;為此姆媽背地裡不知流過多少淚傷過多少心。

為了生計,姆媽白天到工廠上班,回來就操持着家裡的責任田,經常是村裡人還在做着黃粱美夢時,姆媽披星戴月地割完了一塊田的稻谷。姆媽說,晚上在田地裡幹活時,她壓根不敢擡頭,更不敢出聲,周圍黑壓壓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,她隻有一個念頭:趕緊幹完回家!那時我們姐弟三個跟着爸在縣城讀書,一到周末便想着趕緊回家幫姆媽幹活,可姆媽死活都不同意,隻要求我們好好讀書,将來能走出農村,改變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命運。慶幸的是我們姐弟三個都很争氣,考上了大學,有了一份工作,組建了自己的家庭,這是姆媽一生的驕傲。

終于到了可以享清福的時候了,姆媽卻因積勞成疾,落下了一身的毛病,高血壓、慢性腎病、關節炎折磨着善良的姆媽。三年前,姆媽不慎摔傷了脊椎骨,無奈地躺在床上斷斷續續發燒了一個月,最後做了一次換骨的大手術。盡管手術風險和康複難度極大,姆媽卻以驚人的忍受力終于闖了過來,經過康複鍛煉恢複了正常行走,控制飲食瘦了二十斤換來血糖的正常數值。姆媽多次流淚說:我的身體讓你們又花錢又出力,我真是對不起你們。我再不好好養身體,就是拖累了你們啊!長輩如此向晚輩道歉,着實讓我們的心酸楚到極點。每次聽到姆媽這麼說,我們隻能在以淚洗面的同時,盡可能地以最大的行孝方式讓姆媽寬心。她的身體就是個晴雨表,一到變天,她就苦不堪言,聽着她有時候因疼痛難忍而倒吸冷氣的聲音,我們心中很不是滋味,多麼想能替她痛痛!

母親有禮有節,孩子自然就會上行下效;母親勤儉持家,孩子自然就會戒奢甯儉;母親堅強勇敢,孩子自然就會自強不息。我們自豪我們學到了姆媽的優點,我們堅定我們會将這些閃光點傳給孩子們。姆媽在我們身邊,上有老就是一種幸福的負擔!她是一本書,她對親人和朋友的真摯情感,對人生的積極追求,對生活的執著信念,是我這輩子永遠都學不完的學問。(劉淑敏/文)